主页 > 草坪知识 >一花总系心 一树总关情——首都园林绿化能工巧匠故事


草坪知识

一花总系心 一树总关情——首都园林绿化能工巧匠故事

2021/08/14     浏览次数:5    

来源:绿色中国


一花一树总系心,一枝一叶总关情。再过两个多月,京城就到了春暖花开的时节。到那个时候,满眼的绿色,扑鼻的花香。在这样美妙的时刻,您可曾想到,这一切美好的背后,都源于一大群园林工匠的默默守护。他们像“绣花儿”一样守护着京城的一草一木。他们也像“育雏儿”一样,爱护着市民身边的每一片绿色。当您因为邂逅身边的美景而开怀一笑的时候,那就是他们最开心的时刻。近日,记者特别采访了一批首都园林绿化行业的能工巧匠,听取了他们与花草树木结缘的故事——


执手中之笔 绘美丽园林


无论是为市民呈现精彩园艺饕餮盛宴的园博园、具备现代园林理念的草桥百花园,还是为北京捧回香港维多利亚花展金奖杯的“花韵京城•盛世太平”北京展区,北京花乡花木集团副总经理、设计所总监于运乐都留下了自己的足迹。


于运乐表示,自己到花乡花木集团以来,经历的每一次园林设计项目,不光见证着自己成长,而且是集团发展的里程碑。2012年,花乡花木集团开始接触北京丰台园博园的相关设计工作,同年毕业来到集团工作的于运乐幸运地搭上了这班车。前后几经易稿,公司终于递交了一份包括室外展区樱花园、丁香园及紫薇园等3个专类园设计及园博园主展馆园艺布置的优质设计图纸。然而设计仅仅是第一步,接下来的施工工作更是难上加难。


于运乐(图左)


北京花乡花木集团副总经理、设计所总监


由于室外专类园中涉及的植物品种太多,尤其是一些不常见的品种,于运乐和团队便开始了漫长的寻花之旅。从东北齐齐哈尔大山上的暴马丁香到内蒙古赤峰的红丁香再到山西朔州的小叶丁香,他们的足迹几乎踏遍了中国北方所有省份;从北京林科院的金园丁香,到延庆深山苗圃中遗留的20年前的欧洲丁香,再到最新引种的北美丁香,他们找遍了所有和丁香有关的科研单位与引种单位,直到现在,丁香园仍是国内所有公园中品种最为丰富的丁香专类园之一。为了区分樱花各品种间的不同,他和团队不停地往返于山东与北京,通过记录各家苗圃中樱花的花、叶、干等四季特征,同时翻阅资料、请教专家,在集中栽植樱花前成功定位了早樱、山樱、吉野樱及晚樱等不同品种26个,为园博园开园打造了一个绚丽烂漫的樱花世界。


作为亚洲地区在国际范围内最负盛名的园艺盛会,第29届香港维多利亚花展如期举办。在此之前,北京展区始终无缘金奖奖杯。2014年,于运乐和团队的花艺作品“清宫佳丽”最终击败其他6个金奖候选城市,成功为北京捧回第一座金奖杯。


2018年,恰逢丰台区花乡草桥村建设“百花园”,身为设计骨干的于运乐,更明白自己肩上的重量。他将现代化节约型园林设计理念运用到草桥百花园建设,并和设计团队大胆尝试,将100种多年生“耐寒”“耐旱”的地被植物通过植物高低错落的空间布局,花期交错的季相变化,花叶色彩与质感搭配等因素搭配组合,打造出“雨养型”多年生地被植物群落,在北方地区可保持10至15年无需更换,还大量节约了城市绿化的人力物力成本。


项目完工后,获得了中国风景园林学会颁发的“中国风景园林学会科学技术奖园林工程类金奖”。更重要的是,草桥村整体景观有了明显提升。市民如今漫步草桥,仿佛置身于大花园中……


在园林景观设计上,于运乐始终将因地制宜的景观和以人为本的实用性有机结合。“每个景观都有不同的功能和服务群体。”于运乐说。


扎根设计一线,亲历亲为打造现代化园林景观的于运乐坦言,要让设计作品给市民带来更多青山绿水、五彩缤纷。


像“绣花儿”一样 进行园林施工


去年6月,大兴狼垡城市森林公园开门迎客。这个曾经的“散乱污”工业大院聚集区,如今建成为京南最大城市森林公园,成为周边居民休闲娱乐的打卡圣地。北京日出枫林园林工程有限公司的赵孔英正是该项目四标段的项目经理。在施工中,工地上只要有人干活,就能看到他的身影,有同事笑称:“赵工又在那‘绣花儿’呢!”


赵孔英


北京日出枫林园林工程有限公司项目经理


眼下,狼垡公园已是一片新绿。周末,走进公园游玩的市民越来越多。从二号门进入,6棵高大的主题景观柱格外醒目,很多游客都喜欢把它们当作拍照的背景。中间的主柱,更是明显。在五环路上开车经过,一眼就可以看到狼垡公园的大LOGO。“看似简单粗犷的大柱子,其实从它的主题寓意到结构材质,处处都要精细化对待。”赵孔英介绍,公园里的建筑物景观在前期设计过程中,需要花费大量精力与建设方充分沟通讨论,包括主题概念的再分配,材质和柱子的内部结构确认,材质美观性和现有施工工艺的对接。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这组建筑一共做了三组不同材质的沙盘模型进行选定,最终和预期的一样,成为了公园里最具标志性的主题景观,很受游客欢迎。


在主题景观柱的北侧,一棵独立的元宝枫已吐出新芽,正在迎接它来到狼垡公园的第二个春天。赵孔英说,别看简单的移植一棵树,至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保证它能够成活。用园林专业术语来讲,这叫做“孤植景观”,这也算是打造园林工程的一个技术难点。“孤植景观植物的施工,一定要预算好时间,一般要提前2到3个月进行苗木选定,然后进行移植前的处理,40天才能把这棵树移走,因为需要在原产地进行分批次断根,十天断一面,才能保证这个树能够移植成活。”赵孔英向记者介绍。


很多人都知道,狼垡公园的前身是工业大院,而在这基础上种植花草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光是土壤改良就要做足功课。赵孔英前期花费大量精力优化施工方案,运用专业能力及公司专利技术逐一击破。整个项目施工过程中,光是改造土壤这项基础的工程就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由于此前这里都是硬化路面,种植植物没有原始土壤,只能外进土方。但外进的土方并不适合种植,必须进行土壤改良。四标段近千亩的种植面积,都需要这样复杂的土壤改良。“我们首先要进行分组把原土送到实验室测量,每一亩地测一组,一共一千多组,而每一组的结果并不相同,这就需要对这一千多组的土壤进行改良。有时需要重新改良,直到全部达到要求,满足植物生长需要才算合格。”赵孔英说。


项目人员配备标准化、管理制度化、现场管理标准化、过程控制标准化……最终,赵孔英以高度的执行力实现了“狼垡城市森林公园建设四标段工程”项目管理标准化。赵孔英谦虚地说:“标准化其实就是一个样板,是整个施工工序的排头兵。最大的好处就是,所有施工推广都是按照样板施行,实现了执行标准完全统一,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精细化管理。”


打造百姓触手可及的绿色空间


这座“叠翠流金”主题公园的设计者,正是中外园林建设有限公司设计院院党支部书记、副院长庞宇。今年44岁的他,毕业于北京林业大学,从事园林设计行业已经20个年头了。从方案设计、施工图设计、项目前期策划,到项目管理、EPC工程总承包项目设计管理,庞宇从事过几乎行业各个层面的工作,获得了多项国家省部级奖项。近年来,他秉承着工匠精神、狠下“绣花功夫”,针对小微绿地、屋顶花园、留白增绿等绿化改造提升项目,大力开展研究和实践创新,取得了良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庞宇


中外园林建设有限公司设计院党支部书记、副院长


庞宇曾连续4年指导丰台区多个屋顶花园的方案设计工作。在他看来,屋顶作为楼宇的“第五立面”,能补偿建筑物占用的绿化地面,大大提高了城市的绿化覆盖率。但同时,屋顶花园也是“螺蛳壳里做道场”,需要在有限的空间内,对功能需求、防水排水、建筑承重等需求做好平衡。这就要求设计人员要做到“勤”。在丰台区教委信息中心屋顶花园、大瓦窑村隆福恒基屋顶花园、铁营村导航台屋顶花园等设计项目中,为了达到设计的艺术效果与墙顶承载力有限的平衡,他平均每周两次到现场,沟通了解真实需求,带领团队项目多方参观学习,及时对设计方案比选调整。在设计中,庞宇将造型灌木与花卉结合,精确计算亭台、步道等休闲设施的营造,实现了艺术与技术的完美融合。


“留白增绿”是疏解空间、整治提升和城市更新的重要环节。近几年,北京坚持疏解整治促提升,将腾退空间优先用于开展城市修补和生态修复。庞宇在主持此类工程设计时,注重做到一个“巧”字。如在面对场内常见的大量渣土和建筑垃圾,他一方面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进行无害化处理,同时结合现场情况,将这些废弃物合理利用到公园丰富的地形设计中。他还经常呼应海绵城市设计要求,使用植草沟、雨水花园等多项集水措施,选择耐贫瘠耐干旱的宿根地被植物代替冷季型草坪,通过加大覆土厚度及换土施肥的方法提高苗木成活率。同时,他还会运用掇山理水等手法,细致规划景观、指导施工,因地制宜的将优质石材、植物放置到最佳位置,使园林的美感充分发挥……巧妙的设计,让原址“乌鸦变凤凰”,既提高了花园的生态价值,更为后期维护降低了成本。


中外园林建设有限公司是中国风景园林行业中为数不多的央企,被评为园林绿化全国十强企业。作为企业主要负责人,庞宇始终高度重视承接这些“小项目”。原因没别的,他说,就在一个“心”字。在庞宇看来,这类项目主要利用城市拆迁腾退地、建筑屋顶、边角地、废弃地和闲置地,虽然只是城市中微弱的绿色“星光”,但这类项目亲民、便民优势明显。对于设计者而言,要用心筹划、细心设计、精心施工、尽心服务,通过专业的设计与改造,见缝插绿、见缝造景,最终,汇聚起绿色的“星光”照亮北京生态环境的未来。


打造一批园林美景


造福一方绿水青山


种一棵活一棵、种一片绿一片、栽一路绿一线,是北京创馨园林绿化有限公司石楼分公司技术主管刘立军的“个性签名”。钻业务、挑重担、搞研究……在有限的从业年限里,刘立军从一名基层技术工人,成为了如今的业务骨干和培养新人的园林教练。


刘立军


北京创馨园林绿化有限公司石楼分公司技术主管


刘立军参加园林工作后,理论知识不够系统,在实践工作中遇到了很多困难。于是,他在下班后阅读总结、找人提问,火速建构了属于自己的知识体系,将《园林绿化工程》《施工项目管理》等业务知识烂熟于心。


2017年5月初,白蜡窄吉丁病虫灾害爆发,大面积的白蜡树被害虫啃得树皮开裂、面目全非,原本俊俏的绿荫成了树群的“墓地”。在园林行业,白蜡树得了这种病,就像是人得了癌症,基本没得治。幼虫在韧皮部和木质部之间,起初不易发现,病发后药物难以渗透。刘立军不信邪,手拿喷药壶,和害虫开启了“正面交锋”。他按照施药效果不断更换药物种类、增加用药剂量、改善施药方法、做好阶段记录、增加试验次数,最终以每棵树每次约5元左右的施药成本,保证了60%以上的树木存活率。如今,他带领团队定期进行病虫害的巡查预防,发现树叶有一部分干了、哪里长势弱了,便立刻启动应急预案,防止病虫害大规模爆发。


从只能去香山看红叶,到后来的山山见红叶,再到出门见彩叶,北京的增彩延绿工程让市民们越来越多的享受着绿化成果。刘立军也将多年来的绿化理念融入在街心公园、口袋公园等小微绿化景观,让这些景观颜值更高、空间更合理。


对于景观内不同的植物品种,刘立军有着不同的修剪理念。对于在春天具备艳丽色彩的观花树种榆叶梅,要在芽苞丰富的地方下剪子,且要待到花落后再进行修剪,以保证榆叶梅的营养和第二年的长势。对于装饰秋天的观叶树种元宝枫,则是春天修剪秋天看,要在长叶之后再修剪,如果在休眠期进行修剪,会出现流汁现象。


刘立军坦言,随着绿化程度的深入,绿化质量的提高,园林人对小微园林景观的追求不能只看眼前不看长远。他表示,很多景观高矮错落,五彩斑斓,一开始十分好看,让人眼前一亮,不过因为没有留够足够的生长空间,导致生长过程中景观出现拥挤现象,且无法逆转,只能造成景观的浪费。所以,对于景观的构建,也要像作画留白一样,留下时间和空间。


绿化建设前期准备工作是提升绿化效果的关键,场地平整、给水排水、清废回填、土壤改良、挖坑施肥……刘立军事无巨细,亲历亲为,并在施工建设过程中将苗木验收、工程管理、施工作业到后期养护每一个环节都细致分工,明确责任,协调有序,确保有限的财力、物力发挥最大效益。


寒冬施工,绿化苗木栽植完成后需要大量洒水车。一次洒水车用完后工人没有注意及时放水,导致出水口被冻裂。为了提高苗木成活率,开春尽快浇上水,刘立军亲自上阵,任凭凛冽的寒风吹红了双手,黝黑的机油弄脏了衣袖,双腿着地长达一小时有余,终于把数辆洒水车出水口一一换好,把散落的零件及时清理干净。2019年开春,听同事们说公司养护林地,树木多,碎石也多,有不明垃圾常被倒入林地中,他又冲在了一线,经常凌晨去现场“抓人”解决问题。


北京的风说刮就刮,刘立军每天迎着大风站在养护林地,不厌其烦的指导一线工人实施春季养护。转眼到夏季又会冒着酷暑,忍着蚊虫的叮咬,一遍又一遍地指导工人拔草,防病虫害等等。树是不是健康?树盆是不是合格?浇灌是不是通畅?新移植的树木是不是扎根?新栽培的花卉是不是按时浇足了水?他的足迹遍布自己负责的辖区。每年都有新人进入园林绿化行业,刘立军知无不言,倾囊相授,在公司带学徒,搞培训,开展实践教学和比武,为企业和园林绿化行业持续培育工匠人才。他说:“园林养护工作不容易,但换来的是洁净的环境,健康的花草树木和美丽的园林景观,这便是一名绿色生态工匠的价值所在。”


绿化一线的职工发明家


提高工作效率、减少资源浪费、节约生产成本、增加工具寿命……这些工作内容落在北京兴科绿源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四所养护队房山段组长李增政手上,能神奇般的拧成一股绳。2015年进入绿化行业以来,李增政工作之中把业务摸得门儿清,工作之余闲不住地搞创新发明,让所里的很多活儿都变得“多快好省”。


李增政


北京兴科绿源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四所养护队房山段组长


进入园林行业前,李增政对园林工作的认知几乎是“零”。来到岗位上,眼尖心细有想法的他发现、梳理出很多问题。好多工具缺乏改造效率低下,好多设备没有做到物尽其用,好多资源没有得到有效统筹造成浪费……他在工作的同时,开始了有针对性的创造与发明。


每年国庆节期间的园林绿化养护涂白工作,涉及几十万棵树,任务繁重,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李增政提议将打孔机改装为白灰搅拌机,用机械搅拌代替人工搅拌,并自主设计了搅拌罐。2020年投入使用后,原3人一组的工作量,现在只需1人,既缩短了白灰搅拌时间,又保障了白灰的搅拌质量和供给效率,与2019年同期相比,涂白工作人员共减少40人,涂白天数缩短5天,一次工程节约人工费用可达22000余元。同时,李增政发现往年的涂白工具炊帚实用性低,不耐用且价格高;铁桶材质受外力磕碰易变形,重复利用率较低。于是,他将每把3元钱的炊帚更换为实用性更强且价格更低的扫床笤帚,并将每个8元钱还可重复再利用的废旧机油桶代替十几元的小铁桶。工具更换后,四所养护队房山段2020年养护涂白工具共节约材料费4万余元。


四所养护队管护总面积约为500万平方米,可只有一辆打药车。每到打药季节,各养护段打药基本集中在一个时间段,因药罐容积小,争先抢用打药车的情况经常发生。李增政利用库房闲置的两台水泵和三个容积两吨的塑料桶,外加几根管件,成功自制出一台打药车。自制打药车能装6吨药,是以前打药车的3倍,房山段原打一茬药需要20多天,现在7天就能完成全部任务。


四所养护队的管护辖区内,有大规模、大规格的杨柳树绿地,每年的落叶处理问题都是老大难。处理大量的落叶,树叶粉碎机必不可少。为增强树叶粉碎机的使用效率,李增政将汽油粉碎机改装成柴油粉碎机,柴油机既比汽油机耐用、动力强,还能充分保障树叶粉碎期间持续运转。同时,为保证防尘环保,李增政还精心设计制作了专用防尘罩,有效避免了粉碎树叶过程中的粉尘污染问题,为环境保护、职工健康安全提供了有力保障。为实现资源的有效利用,李增政又提出将粉碎后的树叶进行发酵,来年当肥料回填到绿地中,改善土壤质量。2020年,他分别在紫马路口、阎村公园等地用2019年发酵的树叶当肥料进行了回填,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地表植物的长势、成活率比往年都有了大幅度提升。


为了给企业节省开支、精简人员、提高职工工作积极性,李增政提议撤掉六环路、京石工作段上打草除荒的30名外雇工,给原工作段上负责绿地卫生的内部职工每人每月增加700元补助,同时对他们施行网格化管理,限定工作完成时间,责任到人。此项改革实施后,京石、六环工作段全年共节省工资支出94万元。2020年,他又把房山段作为试点,固定10名工人长期负责房山段的打草工作,实行工作专人专管,机械专人专用,并制定标准,要求及时打草,始终保持地里没有高草。这一举措在保证绿地效果的同时,免去了搂草、装车、外运等大量工作,解放了大量人力、货车的使用。


在李增政的桌子上还常年摆着各种机械的说明书,工作之余他就拿出来研究,割灌机、绿篱机、树叶树枝粉碎机、打药机、拖拉机等机械买来配件他都能游刃有余地进行修理。白天是班组长,晚上是维修达人,李增政成了所里名副其实的“全能选手”。


育苗如子 倾心呵护


春剪枝、夏防虫、秋养护、冬防冻……在鲜花烂漫中、葱葱绿草上、五彩树木间,北京安海之弋园林古建工程有限公司驴房村头公园植物养护组组长刘志虎度过了15个四季,让市民闻扑鼻花香,听虫鸟鸣唱,赏满眼绿意,是刘志虎15年来不变的目标。


刘志虎


北京安海之弋园林古建工程有限公司驴房村头公园植物养护组组长


无论是植物养护管理,还是病虫害防治,刘志虎都是业务过硬的一线专家。四季节气、早晚天气所对应的工作内容、注意事项,早已在他脑中形成了滚动变化的时间表和步骤图。苗木近期是否会发生病虫害?是否需要修剪?……在他眼里,植物有习性、有生命,他就要有对策、有热情。为此,不管酷暑还是严冬,刘志虎都不间断巡查,对自己管辖区域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确保无死株、无垃圾、无落叶。


给苗木浇水、修剪、打药在刘志虎眼中就像是给成长期的孩子喂饭、理发、防病,喂几次、喂多少,何时理、理多长,都有严格的要求和限制。每年的3月5日至10日,都是草地返青浇水的关键期。浇水不是随便灌灌浇完了事,浇之前还要对草根进行梳理。“草根过密纠缠在一起会导致发霉,影响着一年的健康和长势,牵一发而动全身。”刘志虎介绍。夏季苗木对水的需求量更大,每天清晨天微亮,刘志虎就已站在浇灌车旁,手拿高压水枪,在喷薄的水流中迎接第一缕朝阳。“水虽溢出,可根部的土壤可能还没完全浸湿,水可多浇不可缺。”刘志虎说,他喜欢看水珠在叶片上折射阳光,喜欢闻被水滋润过的新鲜泥土的气息,喜欢拥抱自然的感觉。每年5月份,大面积的草坪都要开始修剪。“推草之前,要根据刀片的锋利程度确定推草的速度和力度,还要对刀片进行杀菌消毒。每次修剪的高度要控制在3至4厘米左右,太高了不透气,容易得菌病。”刘志虎会在一个天气晴朗干燥、太阳暴晒的日子进行集中推草,像给小孩子理发一样,理出理出精气神儿。


然而,浇水、修剪的次数、规模并非一成不变。温度变化、雨量大小、灾害性天气的突发等不确定因素都会影响绿化养护工作的开展。一年中雨水充沛了,浇水次数变少了,但植物的生长量加大了,修剪、拔草的工作量也就增加了。刘志虎坦言,绿化养护工的工作机动性很大,每天具体开展哪项工作,需要根据实际状况随时调节,才能合理安排人力、物力,以适应植物生长的需要。绿化养护工作看似简单,实则不易,它要求绿化工能够脚踏实地,心无旁骛。


节假日,是绿化养护工们最忙的时候。遇到大型节日,几千盆花卉,需要在一两天内,全部栽种完成,工作量大、难度大。每次刘志虎都会身先士卒,主动放弃休息时间,与养护工们一起加班加点完成任务。他说:“越到关键的时候越怠慢不得,天竺葵等花卉看着漂亮动人,但要想种好,并保证高成活率,也是有讲究的,什么时候浇水,浇多少水,怎么掐枝修剪,都会对花的生长产生影响。”


刘志虎肩上常年斜挎着超大工具箱,这是他进行添彩增绿的秘密武器。泥土伴着汗水浸湿在工作服上,成为了天然的迷彩。15年扎根一线,刘志虎的皮肤愈发黝黑,皱纹逐渐爬上脸颊,但他经手的每一处草坪绿地,每一簇鲜花和每片树林,都茁壮成长、生机盎然。“这些植物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样日夜陪伴我,渴了浇水,病了打药,饿了施肥,冷了保温,我要随时了解他们的需求。”而每朵花开、新枝吐露的背后,都是他无数次放弃与儿女团聚的机会,冲在风雨下,坚守在寒夜里换来的。


刘志虎精心打造的绿地景观,常常是市民休闲的好去处。很多市民表示,这些花草树木不管是造型、长势,还是搭配,都能让人眼前一亮,看得出绿化养护工花了很多心思。不少开车经过的市民,也会停下车来,摇下车窗,拿出手机拍下美景。每当漫步的老人精神抖擞,嬉戏的小孩天真烂漫,牵手的情侣嬉闹走过,刘志虎都会对自己说,这是自己存在并奋斗的意义。(文/赵思远 孙艳 李睦 摄/赵思远 《绿色中国》2021.1B)


本文来自【绿色中国】,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传播服务。


ID:jrtt


","content_hash":"7f431819
 

2222222222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