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草坪知识 >【康县红色故事大家讲——第五十九讲】雪山草地红旗飘之草地红心


草坪知识

【康县红色故事大家讲——第五十九讲】雪山草地红旗飘之草地红心

2021/08/13     浏览次数:4    

草地红心


自从渡金沙江以来,我们走的路,就一直是草地、雪山,雪山、草地:现在是最后一个大草地。大家都鼓起精神,尽量把步子放大一些,腿动快一些,希望很快突破这最后的难关。但是,饥饿和疲劳使我们无法走快。粮袋一天天瘪下去,步子一天天慢起来。当我们到达草地的中心——阿坝时,绝大多数同志的粮袋都已经空了。每个人都怀着极大的希望,想着能在这里弄到一些什么吃的,可是这里虽然有几户人家,但主人早已不在了。希望落空了,只有到森林里去打野兽,找点菌子、松子充饥。可是这里有山无树,山上已经踩出了纵横交错的小道,证明兄弟部队曾不止一次地在里面找过东西了。


这时只有个别干部还剩下些粮食。说起来,剩下一些粮食真不容易,出发时不分干部和战士,大家带的粮食一样多,因为干部少吃粮食多吃野菜才剩下的。面对着当时的严重情况,剩有粮食的同志都主动提出:“集中起来,分给大家。”可是粮食少得可怜,加上供给部几匹牲口驮的一些粮食,每人才分得了大约一把炒面。


炒面很快吃光了,我们只好杀牲口吃。能杀的牲口吃完了,就吃皮斗笠。后来,一切皮的东西都吃光了,较轻的伤病员就从牲口上下来拉着干部说:“把牲口杀掉吧!我怎么能看着战友们一个个倒下呢?”如果你要劝他继续骑牲口时,他就会非常生气地说:“难道要我背叛革命吗?”在这种形势下,谁也无法使他再跨上牲口,只好实现他这种革命的要求,把牲口杀掉。


一天,我们来到噶曲河边。一连几天的秋雨,噶曲河涨水了。波涛滚滚,像一匹脱缰的野马,由南向北,直奔黄河而去,深不可涉,更无船只。秋雨丝丝地下个不停,河水还在上涨。全师同志集结在河岸上,焦急地望着河对岸。


不过去是不行的。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多停留一天,就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困难。我们决定在河上拉起一根绳索攀渡过去。当同志们知道这个消息后,未等指挥员下命令,就自告奋勇地出来100多人,要求担任架绳索的任务。大家纷纷把绑腿解下来,把唯一的而且当帐篷的被单撕掉,一齐动手,很快就拧成了一根大绳索。


高原上的河水,冷得刺骨头,流得又急。同志们两个多月不曾吃饱肚子,更未沾过油盐,身体都很虚弱。绳索又沉又重,要在滔滔洪水中把它拉过去,架起来,这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我们从100多个同志中,挑出了十来个比较壮实的同志,担任这一艰巨任务。泅渡开始了,一连几次都被急流冲了回来,有两个同志终因体力不支而牺牲了。为了继续前进,为了实现烈士的志愿,剩下的同志,仍然一次又一次地试验着。有一个同志冻僵了,别人用体温把他暖和过来以后,一看绳索还未架过去,又不顾劝阻地参加泅渡……经过种种试验和搏斗,终于在噶曲河上架起了一道英雄的绳索。


我们攀着这根用同志们的生命架起来的绳索,渡过了汹涌澎湃的噶曲河。在长征的道路上,我们战胜了一道难关。


《解放军三十年》征文编辑部供稿


来源:《红色康县》


","content_hash":"86dd9c10
 

2222222222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