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草坪知识 >一块“草场”引发的惨案


草坪知识

一块“草场”引发的惨案

2021/08/11     浏览次数:4    





这是一篇关于“如何在股票或其他证券市场最终盈利”的心得。




重点讲述的是如何通过《博弈论》的原理,构建一个匹配自身交易系统的仓位构架逻辑。




由于篇幅稍长,将近5000余字,所以如果想看具体方法的朋友,可以直接拉到文章最后一节。






1








在上一篇文章《一场赛马,一场无限博弈》当中,我向大家阐述了如果散户想要在与主力的博弈当中获取优势并且最终赢得利润,就必须建立起一套以自身需求和客观实际为基础的,具有统筹一致性的交易系统。




而在长期与主力对抗的过程当中,几乎所有散户都会发现,想要在某一只单独的股票当中,正面战胜具有绝对体量优势的主力和机构,几乎是一件蚂蚁撼大象一样的任务。




虽然不至于说毫无胜算,但是不论如何其性价比都会惨烈得令人泪目。




长此以往我们要承受的风险与可能获得的利润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更不论因此而付出的巨大精力。




由此“怎么在风险较小的情况下有效的赚钱”成了很多交易人的终极问题之一。




不愿意被主力牵着鼻子走的朋友,开始学会了使用分仓的方法对抗这种风险。




这就是上一篇我们讲过的,通过统筹一致的方法,将一场“一局定生死”的死亡竞赛变成“三局两胜制”的筹码游戏。




可是在实际的操作当中,很多朋友依然发现,哪怕分仓了,自己面临的风险依然巨大,同时利润的提升似乎并不明显。




而且总是做着做着,就不自觉地又跑回了重仓压住的老路上去了。




这其中原因主要有两点。




第一点,也是上一篇当中讲到过的,是因为无法理解统筹博弈的原理,没有将自身分散的数笔交易作为一个整体看待。




所以即便分仓了,也只不过是将原先“玩一把一局定生死的游戏”,变成了“玩十五把一局定输赢的游戏”而已。




其作用只不过是延缓了失败的到来罢了,对解决根本问题并没有本质上的帮助。




第二点,就是因为无法协调自己仓位之间的关系,有的仓位有时候亏得太多,实在搞不懂应该设置多大的止损才叫合理。




一旦某只股票发生恐怖的跌穿,就会吃掉本身好不容易积累的利润,甚至拖垮整个账户。




又或者有的仓位占比过大,稍微有所波动就会牵动整个账户权益疯狂震荡,令我们无所适从的同时,也极大地威胁了其他仓位的安全。




所以,这也就是今天我想向大家讲述的内容:论仓位再平衡






2








在讲到仓位再平衡的逻辑之前,我想再跟大家讲个故事,咱们这次不讲赛马,讲一个在《博弈论》当中非常著名的案例——公地悲剧




这个故事非常简单:




从前有一块牧场,它属于公共用地,本身并不用于放牧,但是有一天镇长决定用它给大家发福利。




于是宣布,任何牧民都可以在这块公共土地上放牧,而镇长不会对此进行任何干涉,以此来提高牧民的收入。




由于这块公地牧场上的草足够好几头牛吃的,所以上百户牧民都认为自己应该多买一些牛,好领到镇长发的这份福利。




于是几乎所有的牧民都增添了自己的牲口,虽然事实上这块公地的产量根本不足以养活上百头牛的胃口。




但是每一户牧民都认为至少能养活自己新添的这两头,如果自己不增加牛群,那么便宜就会被其他人占走。




于是乎,结果显而易见,公共牧场彻底崩溃,被自身承载力上百倍的牲口啃得寸草不生。




由于公共牧场已经不长草了,但是牧民们却总共购置了上百头牛,所以在公地崩溃之后,紧接着多出来的牛开始啃食自家草场上的牧草,导致自家草场也开始崩溃。




由此牧民们的牲口开始大批大批地饿死。




本身每个人都想占一两头牛的便宜,最终结果不仅导致了整个牧区的崩溃,自身也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这个故事讲到这里就结束了。




在《博弈论》当中,这个故事用以阐述著名的纳什均衡理论。




在这个理论中对我们来讲,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如果没有控制规则,也无法达成契约合作,那么参与博弈的每个人都会遵循自己利益最大的原则进行行事,同时只要有一个人做出自私选择,那么所有人都被迫的必须跟进,任何人出于大局考虑而改变自身决策的行为都不会令自己受益。




牧民们因为拥有免费的公共草场,而且处于独立决策的多元博弈环境中,所以买一两头牛去占便宜就成为唯一的选择。




因为谁都不可能去赌其他上百个博弈选手都跟自己一样深明大义。




所以即便自己不用这块草场,别人也会用,别人多添置的牲口最终也会啃崩这块草地!




然后崩溃依然会席卷这个牧区,自己的牲口可能依然要饿死。




与其这样,还不如现在多给自己占点便宜。




说不定等灾难来的时候,还能多抗两轮。




(当然,这种多元博弈的结构和原理,也是导致目前疫情期间,各国大玩“死亡竞赛”的原因之一,不过这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问题。)




现在,让我们将公地悲剧的案例和原理,带入到我们的交易系统当中。






3








当我们将公地悲剧带入到我们的交易系统当中时,我们就会惊讶的发现:




当我们开始分仓押注不同的股票时。




如果无法从全局统筹的角度对所有仓位进行统一规划的话。




我们的任何一支单独持仓的股票,都相当于一户独立的牧民。




而账户,就是那块悲催的公地!




当我们独立的看待一只股票,并且准备投注时,都会不自觉地将自己代入“牧民”的角色当中。




“这只股票我真的很看好,我觉得它马上就要涨了,而且涨得绝对不少!所以我多买一点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亦或者




“这只票子我觉得可以,感觉它肯定会涨,前面亏了那么多,这把如果多买一点,等它涨起来我就回本了!”




回忆一下,当我们在分仓规则下逐渐开始重仓一只股票或者期货合约的时候,是不是就是这两种心态在催动!?




这与牧民:“公地反正是免费的,用到就是赚到!所以我得多养两头牛”的概念是否完全相同呢?




只不过我们的仓位比这些“占便宜不要命”的牧民还要悲催。




因为牧民至少还有自己的私人牧场,而我们的账户持仓则只有公地!!!




而公地本身存在着自身的承载力极限,而这个极限将被所有仓位共用,一个仓位赚了,利润会被所有仓位共享,而一只股票赔了,其亏损也会被所有仓位共担。




所以,如果我们想要达成交易博弈的胜利,构架起一个有效的交易系统,那么我们就必须提前解决公地悲剧所带来的毁灭性后果。




而公地悲剧的提出人哈定在试图提出解决办法时说:我们可以将之卖掉,使之成为私有财产;也可以作为公共财产保留,实行许可进入,这种许可可以以多种方式来进行。




对公地悲剧的防止方法有两种:




一是制度上的,即建立中心化的权力机构,无论这种权力机构是公共的还是私人的——私人对公共地的拥有或处置权,将以使用权的形式体现;




第二种便是道德约束,道德约束与非中心化的奖惩联系在一起。




所以,我非常强烈地推荐大家首先阅读上一篇《一场赛马,一场无限博弈》中关于统合一致性的内容。




因为我们进仓位行平衡和系统构架的第一步,就必须首先建立起一个统筹规划的权利规则。




然后将每一次投资所能使用的仓位以及允许承受的亏损极值进行使用权划分,这个划分一定要是刚性的,且以百分比形式出现的!




这一点非常重要!




因为在上一节当中,我们提到公地崩溃下的纳什均衡原理。




所以我们必须明白,任何一个持仓因为狭隘的自身利益而做出的决策,在突破刚性规则侵入“公地”时,都必然会在全局上导致最终崩溃的发生!




也就是说,当我们不论因为何种原因,从而打破这个刚性规则时,最终的亏损就注定已经无可挽回!




但是反过来说,是否要对一只股票进行刚性止损,并不取决于这只股票后期是否还会涨回来。




而是要看它是否已经到达自身刚性规则的极限,是否会对整体权益造成破坏。




只要是为账户整体权益服务的止损,哪怕在狭隘的自身利益上蒙受了损失,但在最终都会为全局带来或多或少的优势。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散户无法理解主力机构为什么在大踩踏发生时,哪怕拼着承受巨大损失,也一定要挤兑出场的原因。




因为市场后期走向与现在的他们毫无关系!




在一个职业交易者眼中,一只股票是涨是跌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因为他们要维护的最核心利益并不是市场价格,而是以自身权益基准建立起来的中心化的权力机构。




而他们所遵循的第一原则,也不是低买高卖的交易行为,而是维护自身最终盈利的刚性规则。




当然,这也是在更大范围内发挥作用的纳什均衡,所有交易员也都是独立的“牧民”,除了散户,没人会去赌别人跟自己一样会持仓护盘!




当我们首先理解了这一原则之后,我们就可以进入更加实际的“仓位再平衡”内容了。




我也可向大家开始阐述,更具体的内容了。




比如一些更具体的解决方法!






4








此时,我们已经了解了所有仓位是在共享同一块“公地”,所有交易行为的最终服务目标并不是股票价格和个股利润,而是账户的总体权益。




那么,当我们要整体设计一个账户的持仓权限时,就需要明白一块公共牧场会由两个硬性资源组成,即:地皮和草。




地皮被破坏了,草也就没有了。




而草被破坏了,牲口就饿死了。




同样,一个交易账户也由两项硬性资源组成,即:持仓比重和止损比重!




持仓比重非常好理解,比如一个账户有10W元的权益,那么如果我们计划同时持仓10只股票,那么每只股票最终的仓位绝不能超过1W元。




这是对于新人操盘手而言最简单而又粗暴的划分方式,当然在防御风险方面它也最有效!




但是在我训练过的很多新人操盘手甚至老盘手身上,他们通常会被这种分仓方式虐得体无完肤!




他们总是会将自己单个持仓买够1W元才收手,但是当他们用这种方式买了五六只股票以后,就会惊讶的发现,他们已经无法完成自己的持仓计划了!




因为他们剩下的钱不够用……




如果他们想要按照自己的计划买够10W元,他们一定会在疯狂地连续止损当中黯然离场!




因为并不是每只股票一买进去就会赚钱,同样的并不是每只股票都会按照我们预想的走势发展。




而投资一只股票,我们总不能在他刚跌了1个点的时候,就疯狂逃窜吧?




涨涨跌跌很正常的事情嘛!




对于单只股票而言,设置10%~15%,在波动剧烈的时候甚至20%的止损都是正常的情况。




而这些止损最终也将由所有仓位共担。




所以,在我们持仓的某一只股票开始亏损的时候,这些亏损也会犹如持仓比重一样压缩其他仓位的生存空间!




如果在最初时候,我们没能给账户留出公共的止损资金,那么我们想要留住某一直看起来还有救的股票时,就必须开始对其他仓位进行割肉……




而其他仓位对此一定不会表示欢迎。




再然后……你们懂的,牛又把牧场啃崩了……




因此,我们在初期设置分仓计划的时候,就首先要把公共止损区域划定出来。






5








所以重点来啦!




我这一次准备用10W元投入几只股票的操作。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首先,确定我能承受的最大损失是多少?




比如,我上一波交易当中,总共赚取了2W块钱的利润,将账户权益从8W冲上10W元。




出于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原则,我不可能把这个钱全吐出去,但我可以吐出去一半!




很好!




我们的止损极限将是1W元。




那么我们计划用于持仓的总资金就是9W块。




因此,当我计划同时买入10只股票的时候,我就要明白:每只股票的单独仓位不能超过9000元。




所以,茅台长得再漂亮,也跟我没关系了……




同样的,宁德时代再是未来新能源行业的龙头股,我也玩不起……




如果实在想玩,重新规划你的持仓计划吧!




然后,在操作细节上我们需要明白,任何一只股票的止损都必须在那1W元的公共止损池当中划拨。




而能够留给单个股票的止损额度,其实只有可怜的1000块钱而已,一旦超过这个数,这支个股就会开始挤压其他仓位的生存空间。




(当然,如果你其他八只股票都在暴涨,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所以,选择入场节点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为什么很多大神都会强调回调30%左右入场?




而我们在实际操作当中却发现很多时候下跌个10%~20%股票就开始继续起飞了,由此白白错过了很多很好的机会,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这就是这些大神们的止损额度在起作用。




通常情况下,一只股票下跌超过40%,我们基本上就可以断定没戏了。




毕竟再往下就腰斩了,这会儿再说牛市就实在是有点昧良心……




所以,下跌30%~40%这中间10%的距离,是经过实践以后,得出的最好的止损距离。




他就在普遍情况下的可承受止损范围之内,而且正好压在了牛熊分界线上,一旦击穿这一区域,正好可以证明自己错了,而又不用付出额外的代价。




至于说赚不到浅回调的股票,这也无所谓,毕竟金融场上有句名言:空仓就是最好的仓位。




我更喜欢表述为:没得赚,总比赶着赔强!




毕竟钱是赚不完的,但是它是可以赔完的。




当然,如果能够将这些“没得赚的钱”也赚到手,而又不用付出更多代价的话,那自然更好。




因此在仓位再平衡的基础上,自然有高手研究出了更加强大的交易策略,但在今天的内容当中已经无法再将更多了。




毕竟纸短言长,如果后期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继续讲一讲这些内容,或者增加一些实战案例。


","content_hash":"f35f2ebb
 

2222222222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