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草坪知识 >从波尔还在打球说起


草坪知识

从波尔还在打球说起

2021/08/08     浏览次数:4    

德国队选手波尔在比赛中发球摄影/新华社记者 王东震


向长河(国际问题学者)


打开电视看东京奥运会乒乓球男团决赛,发现中国队的对手居然是蒂姆·波尔率领的德国队。“波尔还在打球”——笔者不由得心生感慨。


近20年前笔者在欧洲工作时,波尔是欧洲乃至世界乒坛的新锐,曾是刘国梁、孔令辉那一代中国运动员的对手。利用工作关系,笔者多次现场观看波尔的比赛,还曾采访过波尔本人。那时候,波尔刚20岁出头,长着娃娃脸,随和风趣。一晃这么多年过去,波尔经历了四代中国乒乓球国手,年过不惑的他依然在世界乒坛顶级赛场上搏杀。从东京奥运会男团决赛看,尽管单打输给了马龙,但波尔打出了高质量的对拉,为人们奉献了一场精彩的顶级对决,倒数第二局甚至连扳赛点,让中国队惊出一身冷汗。


从乒坛常青树瓦尔德内尔到眼下的波尔,为何欧洲一些职业运动员能长时间保持自己的运动生涯?这是一个专业问题,专家们有着各种专业的答案,而在笔者看来,“热爱”是其中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而这与欧洲人普遍爱运动的社会氛围有着重要的相关性。


众所周知,奥运会是竞技体育的大盛会,奥运会从欧洲走向全球,其根源是欧洲民众对运动的喜爱。群众体育的蓬勃发展让奥运会有着坚实的群众基础。对于欧洲大众来说,运动只不过是其休闲的重要方式。


漫步欧洲街头,除了酒吧和几座电影院、剧院,别的娱乐场所还真不多。总结起来,欧洲人的消闲方式主要有一静一动两个:一是泡吧,半杯咖啡能喝一上午,重点在聊;另一个就是运动。


在欧洲各国稍大一点的公园里,都有免费开放的运动场,大都是把小型足球场和篮球场结合在一起,常常能看到人们在那里挥汗如雨。公园的土路上,不少人在慢跑,在骑车。一些学校的体育馆也对民众开放,费用低廉。在柏林时,笔者就曾和一帮人每周六下午到一个中学体育馆打球,记得半年只要30欧元。


运动俱乐部是体育迷们的家。比如,德国就有99万多个大大小小的运动俱乐部,德国总人口8000多万,大约有2800万人是运动俱乐部会员。在欧洲,找个运动俱乐部就算找到“组织”了,它维系着人们共同的精神需求。这些运动俱乐部通过体育基金会资助、财政补助、企业赞助、个人捐助、会费等进行运转。


人们参与的运动门类多。足球毫无疑问是欧洲的第一运动。在西欧,由于北大西洋暖流的作用,冬天多雨但不酷冷,草地四季常青,形成天然足球场地。在欧洲的城市乡村,到处都是各种简易足球场地,各阶层的人都能踢上几脚。体操、自行车、滑雪、篮球、网球是群众喜爱的运动。在德国东部的“萨克森小瑞士”,曾见一些人徒手攀登光溜溜的绝顶,甚至还有女同胞,让人心惊胆寒……


对运动的热爱体现在对各种体育赛事的支持中。在欧洲多年,笔者曾报道过田径世锦赛、欧洲杯(足球)、德甲联赛等许多赛事,人们对运动发自心底的热爱让人难忘。


记得2005年8月赫尔辛基举行的第十届世界田径锦标赛,开幕式那晚下着瓢泼大雨,但浇不走观众。接下来10多天的比赛,场内观众天天爆满。观众们明明知道芬兰运动员没有多少希望拿奖牌,更别说金牌了,但风吹雨打却吹不走打不跑看台上的芬兰人,他们穿着雨衣,有节奏地鼓掌。有时大雨下得使比赛都暂停了,运动员全躲到屋里去,不少观众仍然坚守看台,无聊的时候就会有一群人高唱芬兰名曲《小雨你快快停》。很多记者都感叹说,在这么大的风雨中,却有这么多人能够守在看台上,芬兰人对体育真有感情啊!


在欧洲,人们对体育明星的追捧远超过政治家。和德国人聊天,经常能听到人们对篮球明星诺维茨基的溢美之词,也曾见诺维茨基在体育馆中受到英雄般的欢呼。


对于奥运会,欧洲人当然很是欣赏,但并不存在“奥运至上”的观念,而是把竞技体育当作群众运动的延展。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笔者曾面对面采访过德国奥委会主席巴赫(现为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介绍说,德国代表团未设定奥运夺金目标,奥运奖牌获得者会得到德国体育基金会的奖励,金牌获得者会得到大约1.5万欧元。同时巴赫指出,德国的体育基金会更注重平时对运动员的资助,如上大学的奖学金、购车补贴等等。巴赫是击剑运动员出身,他回忆说,当年他边训练边上大学,体育基金会给了他一些钱请家教,让他顺利完成大学学业。


古人云,仓廪实而知礼节,而今可以说,仓廪足而爱运动。随着中国国力发展和人们生活的富足,群众体育运动也越来越红火,各种大小体育场馆与设施越来越多,家长送孩子参加形形色色的运动俱乐部也成潮流。人们爱运动不一定是奔着拿牌拿荣誉,“热爱”本身就是理由。


","content_hash":"223d3bcf
 

2222222222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