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优秀人民警察范怡婷 给居民解决问题就像给自家人办事

发布时间:2022-05-28 08:08:02

天津代生孩子【神州(中泰)】代孕零风险包成功,诚信经营科学代孕,合理收费私人订制,注重胎教全程透明。专业代孕团队精诚敬业 ,为不孕不育家庭提供优质的代孕服务。 全国优秀人民警察范怡婷 给居民解决问题就像给自家人办事


  

   全国优秀人民警察范怡婷 给居民解决问题就像给自家人办事
  来源:沧州新闻网
 

  范怡婷从小就想当警察,上大学时,她在课本上画了一个萌萌的超人,旁边写道:“我是守护安宁的飞天小女警。”

  2016年范怡婷从北京市公安局机关岗位主动申请到社区一线工作。不久,27岁的范怡婷成为大兴公安分局团河派出所首座御园社区民警。但一上岗她就犯了难,居民们觉得这小姑娘年轻、娇弱,没有威信,对她爱搭不理。

  为了清除和居民之间的隔阂,范怡婷定期在社区开普法课堂,和居民们走得近了,许多问题迎刃而解,她渐渐成为大家心中值得信赖的社区民警。有一次,一名瘫痪老人摔倒在地无法起身,他的老伴儿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小范警官”,范怡婷为老人忙前忙后,“警察闺女”的称呼就此在社区里传开。

  5年间,她在社区共发放了5600余张警民联系卡,手机通讯录中的3200多名联系人里有2400多人是社区居民,平均每天要接听50多个居民电话。她会认真对待每一个来电,把给居民解决问题,当成给自己家人办事。

  5月25日,在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立功集体表彰大会上,范怡婷被评为“全国优秀人民警察”。

  做警察就要到最接近群众的岗位上去

  新京报:大学毕业后你从事了哪些工作?为什么执意要做社区民警?

  范怡婷:我2010年大学毕业,最开始在西城分局巡逻岗位工作,后来进入市公安局网安总队,2016年到了大兴分局团河派出所。调动申请是我自己提的,当时有同事不解,“在市局干得好好的,为什么非要进社区?”但我觉得,既然做警察,就要到和群众最接近的岗位上,要么去侦查办案,要么就到基层服务,所以我申请当社区民警。

  新京报:刚到社区时会不会不适应?在工作中遇到过什么困难?

  范怡婷:肯定不适应。我以为我到了社区就可以大展拳脚为群众服务了,结果不是这样,我在社区里转的时候,想找个人搭话都没人理。那时候我27岁,大家心里或许很疑惑,一个“小姑娘”民警,来了能有多大作用?没和居民打成一片,也没树立起威信,这是我工作初期最大的困难。

  新京报:怎么克服这个困难的?

  范怡婷:我得找个突破口,让大家认识我。我想到的是办“普法课堂”,最初我依托社区的老年大学来讲课,受众都是老年人,甚至多数人都是被要求坐下来听我讲的。但是没关系,慢慢地大家发现我讲的东西是有用的,比如如何防止入室盗窃,怎么预防自行车、电动车丢失,电信诈骗有哪些类型,老年人该注意哪些诈骗陷阱等。后来,开课时间一到,大家自动就来了。

  普法课堂不仅提高了居民的安全防范意识,还让我和大家建立了良好的互动关系。上课之余,叔叔阿姨们聚在一起说些家长里短,有人爱吹牛,有人爱说八卦,大家在这儿都很放松。朝夕相处中,大家认识了“小范警官”,我也从他们的聊天里获得很多信息,比如谁家有残疾人,谁是孤寡老人,谁家有经济困难等,我心里已经有了一本账。

  “警察闺女”

  新京报:什么时候觉得工作好做起来了?

  范怡婷:收获居民的信任,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做到的。有一天深夜,我接到居民牛阿姨的电话,她很急,说老伴儿从床上摔下来了,让我去帮忙。这是牛阿姨第一次给我打电话,但我早就了解过她家的情况,她老伴常年瘫痪在床,孩子又不在身边,我以前提出过到她家看看,她谢绝了。我不放心,就把自己的电话留给她。牛阿姨能打出这通电话,说明内心是接纳和认可我的。

  从那以后她就总喊我“闺女”,慢慢地,“警察闺女”这称呼就传开了。我觉得亲切,也特别高兴,大家这是把我当亲人了。

  新京报:你和居民之间,还发生过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

  范怡婷:社区里有个大爷,平时总用杂物占据楼道空间,我上门劝导过几次,他不太好说话。但2020年初防疫物资紧缺时,他把家里的口罩全部给了我,和我说,“我不出门,我用不着,你总在外面,要防护好”。

  去年冬天,因疫情防控我在外面执勤,手上都长冻疮了,我顾不上打理,有居民发现后,给我送来冻疮膏。还有人觉得我在门口站岗时间太长了,非要来替我一会儿。

  我把居民当家人,他们也拿我当亲人,我感觉自己收获的比付出的还多,所以哪怕在休息时间,我接到居民的电话也不会烦躁或者抱怨,大家有需要,我就得在。给他们解决了问题,就像是给自己的妈妈或者姥姥干成一件事一样,很开心。

  把群众的困难放在心里

  新京报:有没有和居民产生矛盾的时候?

  范怡婷:我是身穿警服的民警,原则不能打破,严格执法的底线要遵守。清理社区隐患,解决不合理诉求的时候,该“刚”就得“刚”,不然以后工作没法继续开展。

  但“刚”过之后一定要知道矛盾产生的真正原因。我们在解决“社区地下室违规租住人员”问题的时候遇到过一位十分不配合的住户,多次上门劝解他才搬离。我了解到他没有地方可住,就去打听相关政策,发现根据他的条件是可以申请公租房的。我帮他把这事办了下来,彻底解决了他的问题,他对我的态度也转变了。

  这件事给了我很大启发,作为基层管理者,我们要把群众的困难放在心里,尽最大可能去解决,才能争取更多群众的理解。

  新京报:你离开社区后,现在的工作岗位是什么?

  范怡婷:我现在是大兴公安分局人口管理和基层工作大队副大队长,过去五年在首座御园积累的社区工作经验,对我现在的工作有很大帮助。尽管每一个社区都有自己的特点,经验不可能原封照搬,但工作的思路是相通的,社区民警就是要把老百姓放在心里,怀着这样的理念去对待居民,整个社区就会形成良性互动。

  新京报:你怎样看待自己获得“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称号?

  范怡婷:习近平总书记说,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我觉得“人民警察”这四个字分量很重,意义十分深刻。过去我也获得过不少荣誉,对我来说都是激励,而这一次,更像是对我人民警察身份的一个认可和褒奖,我感觉非常荣耀。

  我把居民当家人,他们也拿我当亲人,我感觉自己收获的比付出的还多,所以哪怕在休息时间,我接到居民的电话也不会烦躁或者抱怨,大家有需要,我就得在。给他们解决了问题,就像是给自己的妈妈或者姥姥干成一件事一样,很开心。 ——范怡婷

  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责任编辑:贵和歌

  

举报/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