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吉林捐卵联系电话-中泰说幸福与不孕 >全国代孕哪里好-开启幸福之旅


草坪知识

全国可以做助孕的医院-专业指导早产儿神经发育结局

2020-09-28 00:07:56     浏览次数:1    



基本案情

投保经过:2019年4月,死者阮某在某装饰公司从事油漆装饰工作,该公司于2019年6月与被告财险公司签订了人身意外伤害团体保险合同,2019年6月10日,阮某与被告签订了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合同,合同约定最高保险金为300000元。


出险过程:2019年7月25日上午8点左右,阮某在工地上班期间,从二楼坠落到负一楼,送医后于当日不治身亡。


理赔结果:阮某发生意外后,原告多次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都遭到拒绝,为了维护其合法权益,遂将保险公司诉至法院。


被告保险公司争辩

1、阮某是否是意外死亡原因不明。医院病历上记载的是高处坠落,是不是意外导致并无说明,也没有安监部门和公安局介入,仅凭医院病历及报告不能证明原告的死亡是意外死亡,原告应提供其他证据;


2、投保人与阮某是否存在劳务关系。保险合同约定被保险人必须为投保人某装饰有限公司员工,原告并未提供两者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如工资发放证明、劳动合同等证据证明。如不符合理赔条件,保险公司有权拒赔。


法院判决要旨

争议焦点:1、阮某是否属于意外死亡?2、投保人与阮某是否存在劳务关系?


法院认为:1、关于保险公司提出阮某发生事故没有报警,安监局和公安机关未介入调查并出具死亡原因,单凭医院病历认定属于意外死亡证据不足的抗辩意见,原告提交了医院病历、装饰公司情况说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协议书三份证据以及阮某银行流水,该四组证据互相印证,已达到高度盖然性的标准,本院有理由相信阮某系意外坠亡,至于没有安监局和公安机关介入并不是证实阮某意外死亡的必备条件,且据保险公司当庭陈述事发时派员到过现场,则应就现场情况进行调查并出示相应证据证明阮某是否符合理赔条件,该抗辩意见因保险公司没有提供相应证据进行支持,故本院不予采纳。


2、关于保险公司抗辩称投保人与阮某是否存在劳务关系的问题,保险合同约定主被保险人范围较宽泛,为公司15-65周岁的投保人在职职工,保单被保险人名册中明确记载有阮某等8名员工,装饰公司已就与阮某存在劳务关系出具情况说明,故对该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法院判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四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判处保险公司向原告支付保险金30万元。


本文转自“理赔帮”公众号或官网,理赔帮汇聚1000+律师、保险理赔维权专家,在这里您可得到免费的保险理赔维权咨询。


 

2222222222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