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禹城助孕-孕宝爱,在身边 >专业生殖助孕-定制专属的备孕方案


草坪知识

代孕正规组织-这样备孕拥有健康好娃

2021-06-19 17:33:09     浏览次数:1    

  原标题:一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走了,他曾深刻影响了中国外交!

  来源:牛弹琴

  一棵参天大树倾倒了,一只非洲雄狮睡去了,一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永久地走了。

  他就是卡翁达。

  很多中国年轻人可能不熟悉,但对一些上了年纪的中国人来说,这是一个曾经非常熟悉的名字,一位改变了南部非洲,也深刻地影响了中国外交和世界的人物。

  6月17日,卡翁达走完了自己波澜壮阔的一生,在赞比亚首都卢萨卡的一家军队医院去世,享年97岁。

  赞比亚政府随即宣布,全国进入21天的全国哀悼期,暂停一切娱乐活动并降半旗致哀。

  因为没有卡翁达,就没有今天赞比亚。

  是他领导人民推翻了英国的殖民统治,1964年,赞比亚宣布独立,曾蹲过英国殖民者监狱的卡翁达,出任赞比亚首任总统。

  但他的影响力,绝不止于赞比亚。

  非洲大陆是西方殖民最残酷、人民遭遇最悲惨的地方。赞比亚独立了,但南部非洲很多地区,仍生活在殖民者的残暴统治之下。

  卡翁达坚决反对南非种族隔离,安哥拉、莫桑比克、津巴布韦、纳米比亚、南非等国游击队,在争取民族武装解放的过程中,都得到了卡翁达的积极支持。

  可以说,没有卡翁达,也就没有今天的非洲。

  对不少中国人来说,卡翁达更是中非友好的一个象征。

  新华社2019年的一篇文章就披露,今天我们习以为常的“全天候朋友”,其实是一个外来词汇,首创者就是卡翁达。

  赞比亚是南部非洲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作为开国总统的卡翁达,曾多次访华,尤其是1974年第二次访华时,他和毛泽东主席留下了一段影响历史的对话。

  毛主席说:“我看美国、苏联是第一世界。中间派、日本、欧洲、澳大利亚、加拿大是第二世界。咱们是第三世界。”

  卡翁达说:“我同意主席先生的分析。”

  毛主席又说:“美国、苏联原子弹多,也比较富。第二世界,欧洲、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原子弹没有那么多,也没有那么富。你看这个解释好不好?”

  卡翁达说:“主席先生,您的分析很确切,十分准确。”

  毛主席鼓励卡翁达:“研究一下吧。”

  卡翁达回答:“我想不用研究,我们的意见可以取得一致,因为在我看来,这个分析已经很确切了。”

  毛主席:“第三世界人口很多。”

  卡翁达:“确实如此。”

  毛主席最后说:“亚洲除了日本,都是第三世界,整个非洲都是第三世界,拉丁美洲也是第三世界。”

  这是中国领导人第一次公开阐述“三个世界”的论断,这一论断对中国外交有着重大的影响,卡翁达则是第一位见证人。

  而且,中国能有今天的国际地位,也与卡翁达等非洲朋友有着莫大的关系。

  他曾在联合国讲坛上大声疾呼,联合国中没有新中国人民的代表,这是错误的。

  1971年10月25日,第26届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2758号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在23个提案国中,有一个就是卡翁达领导的赞比亚。

  毛泽东主席曾感慨地说,“是非洲的黑人兄弟们,把我们抬进的联合国。”

  对非洲的老朋友,中国自然不会忘记。

  卡翁达1967年第一次到访中国,周恩来总理亲自去机场迎接。看当时的老照片,人们走上街头,载歌载舞,高举着卡翁达的画像,欢迎他来到中国。

  赞比亚是内陆国,独立后由于支持其他非洲国家独立运动,作为支柱经济的赞比亚铜出口通道被切断。为了打破封锁,新生的赞比亚和坦桑尼亚,迫切希望能修建一条跨国铁路,

  为这条铁路,卡翁达和时任坦桑尼亚总统的尼雷尔,曾向美国、苏联、英国等国求助,但都遭到了拒绝。

  他们最终向中国求助。

  毛主席大手一挥,告诉尼雷尔:“你们有困难,我们也有困难,但是你们的困难和我们的不同,我们宁可自己不修铁路,也要帮你们修建这条铁路。”

  这就是后来闻名世界的坦赞铁路。

  尼雷尔曾感动地说:“历史上外国人在非洲修建铁路,都是为掠夺非洲的财富。而中国人相反,是为了帮助我们发展民族经济。”

  卡翁达也回忆说:“我和尼雷尔总统一同去西方国家,告诉他们赞比亚和坦桑尼亚需要这条铁路。然而,西方国家拒绝了我们,告诉我们不要期望有这样一条铁路。然后我们去北京见了毛泽东和周恩来。他们坚定地表示,‘我们和你们一同建这条铁路。’于是,中国兄弟姐妹们来了,我们一同拼搏。你看,这种友谊多么单纯。当其他人都认为不可能的时候,我们建成了这条铁路。还有什么能超过这种友谊呢?”

  是啊,还有什么能超过这种友谊呢?

  也正是这次访问中国回国后,卡翁达便创造性提出“全天候朋友”这个名词。从此,“全天候朋友”,被多次在不同场合用来形容中赞、中非关系。

  看新华社的报道,在卡翁达的家中,一直摆放着他与毛泽东主席会见时的合影。

  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还提到一个细节:

  每有中国朋友到访赞比亚,只要身体条件允许,卡翁达都会热情接待。他会用标志性饰物白手帕抚摸每位到访朋友的额头,送上祝福,和中国朋友畅谈赞中友谊的历史和今天。

  有时,他还会为大家弹起吉他或者钢琴,高唱由他填词的歌曲《团结一心》,共同祝愿两国关系不断发展。话别时,他会坚持送到门外,向每一位中国朋友挥舞白手帕,目送大家远去……

  作为赞比亚的国父,卡翁达尤其让人尊敬的是,1991年选举遭遇挫败后,他没有恋栈,而是毅然交出了权力。尽管他后来也遭遇过政治迫害,但一直坦然以对……

  他离开了政治舞台中央,但却赢得了更多人的尊重。

  网络上还有不少短视频,年事已高的卡翁达,拄着拐杖,在人们的喝彩声中,跳起欢快的非洲舞蹈……

  为表彰他杰出贡献,2003年,赞比亚总统姆瓦纳瓦萨举行隆重仪式,授予他最高荣誉勋章“赞比亚之鹰伟大统帅勋章”。2010年,卡翁达还被授予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最高奖章“塞雷茨·卡马爵士”勋章。

  2009年11月15日,卡翁达也因为他的杰出贡献,被中国非洲人民友好协会授予“感动中国的五位非洲人”之一。

  现在,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最终归于尘土。一个时代结束了,

  时间,才是最残酷的敌人。但时间,也见证了什么才是患难之交,什么才是荣辱与共,什么才会万古长青。

  为人民做出贡献的人,他的名字永垂不朽,他的功勋无人忘记。

  唉,熟悉尼雷尔、熟悉卡翁达的人,也逐渐老了。

 

2222222222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