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外代孕包成功吗-跟孩子一起度过快乐的童年 >泰国当地代孕机构-中泰说幸福与不孕


草坪知识

中国代孕产子价格-为广大不孕不育家庭提供爱心服务

2021-06-20 06:27:23     浏览次数:1    

  原标题:北迁象群曾在普洱两次添丁,当地监测员欲为小象起名

  来源:极目新闻 记者 刘琴 曾凌轲

  “断鼻家族”野生亚洲象群,因为一场北上的旅行而红遍全网。殊不知,它们在北上途中两次添丁,先后在云南宁洱县梅子镇、普洱市墨江县生下两头象宝宝。曾在梅子镇民乐村亲眼目睹刚出生象宝宝的大象监测员,如今想给象宝宝起名字。

  2020年3月,16头野生亚洲象从西双版纳出发,它们一路向北,辗转普洱、红河、玉溪、晋宁、昆明五大州市。走走停停,直至6月14日,“断鼻家族”中的14头野生亚洲象在玉溪市易门县十街乡逗留6天,随之北迁的1头独象9天前离开象群,近日持续在昆明市晋宁区夕阳乡活动。至6月14日18时,独象与象群相距17.4公里,人象平安。

  北迁象群途中两次添丁

  原本是16头野生亚洲象一起出发,如今出现在大众视野中的象群为何只有15头?

  普洱市林草局野生动物和湿地保护科科长周智韬介绍,2020年7月,在普洱市思茅区首次监测到“断鼻家族”16头亚洲象的身影。再次发现“断鼻家族”16头亚洲象,是在2020年9月23日,象群从思茅区倚象镇进入宁洱县勐先镇竹山村,途经勐先镇、磨黑镇、宁洱镇、德安乡、梅子镇。

  而就在梅子镇,“断鼻家族”添丁了。2020年11月22日,一头母象在梅子镇民乐村堵马三组产下1头幼象,象群数量增至17头。在此生活了58天后,象群于12月17日从梅子镇民乐村堵马组出至墨江县,并于2021年3月28日产下1头幼象,象群成员增至18头。

  不过,由18头象组成的“断鼻家族”仅在一起生活了5个月,2021年4月16日,17头亚洲象从墨江县联珠镇北移至玉溪市元江县,留下了1头成年象没有“北上”。8天后,又有2头亚洲象从玉溪市元江县返回普洱市墨江县。目前,没有“北上”的成年象还在宁洱县宁洱镇,而返回的2头亚洲象已于6月13日凌晨0时左右从磨黑镇出至墨江县。

  当地监测员想为小象起名

  来自梅子镇民乐村的村民毕仕学,今年50岁,自“断鼻家族”象群出现在梅子镇后,他有了新的身份——大象监测员。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接触大象,早在1994年,他就在野象谷远观过大象。

  毕仕学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为了监测大象,他几乎每天都需要早出晚归,通过大象的足迹去寻找象群。看象、找象、数象成了他此前一段时间内的常态,也正是在这样的常态化工作中,他发现了一头刚出生的象宝宝。

  毕仕学称,2020年11月22日早上7点多,他与其他大象监测员一同去找象,在一坐被当地人称之为“高丽中”的山里,他与同伴意外发现了一堆带有血迹的东西,近看发现如同牛生产后留下的胎盘残留,还有一张胎衣薄膜。“那时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大象生宝宝了,但是我怀疑是这样的。”毕仕学说,当天下午5点多,他站在距离象群50米左右的位置,数大象数量时,发现多了一头象。“我站的位置比象群位置高,那头象宝宝很隐蔽,躲在大象的肚子下,很难发现。”

  

大象生宝宝后的胎衣薄膜

  象宝宝的到来,令毕仕学等大象监测员们激动不已。“当时我们就喊村民们不要把地里的苞谷、芭蕉等农作物全部收回家了,留一点给大象,这也是让象宝宝健康成长嘛。”毕仕学笑着说道。

  同为大象监测员的同村村民付启有,也见到过刚出生的象宝宝。“走路摇摇晃晃的,总是躲在大象群中。”在付启有的手机中,还保存着此前见到象宝宝后拍下的部分视频,若不注意看,从视频画面中很难发现象宝宝的身影。

 前是毕仕学,后为付启有 前是毕仕学,后为付启有

  如今,“断鼻家族”象群离开民乐村已近两月,毕仕学、付启有两人都向极目新闻记者表示,他们很想念“断鼻家族”象群。“一开始有点怕它们,接触10天后,我们学习了一些防范知识,每天都会靠近它们一点,跟它们说话感觉它们也听得懂,摔鼻子摇耳朵,它们很可爱。”毕仕学说,可惜至今不知道象宝宝的性别,“我们想给象宝宝取名字,如果是公象,就叫高高,母象就叫丽丽,因为它出生的那座山名叫高丽中。”付启有则说:“我还想再见到它们,很想念。”

云南野象集体迁徙
 

2222222222
浏览手机站